2009年6月8日

白米炸彈

白米炸彈同名歌曲「白米炸彈」@地下社會

話說網誌一停就是半年了。
昨天去看了「白米炸彈」。這個團的吉他手兼主唱是濁水溪公社創團前吉他手蔡海恩(左派)先生。套一句農友的話,這場表演就好像是喬丹復出的第一場球賽,一定要去看得;另有一說是人間國寶的表演。

蔡海恩於濁團「臭死了(2001)」專輯發行後離團,後來據說是先進了中研院工作,而現在在竹科某知名公司上班。白米炸彈這個團是他與同事組成。從團名就可以知道此團應該是有沿襲早期濁水溪公社的髒臭味,因此白團在地下社會的表演也引起了濁團老中青歌迷注意。當天果然是人山人海,來看表演的樂團界名人也不少。地社把桌椅都給撤掉了,我才注意到原來這裡這麼小啊!小小的空間擠了百餘人。
表演在眾人期待下開始,看得出白團也是走為弱勢發聲與憤怒的路線,濁團的兩個重要的要素:「左」與「獨」也都見於白團。表演的幾首歌讓人印象深刻,很多歌就是幾個和絃重複,主要是左派的念歌,同名歌曲「白米炸彈」的節奏吉他跟貝斯幾乎就是一個旋律重複。另外也注意到,白米炸彈的歌詞全部為國語創作。摘選幾首評論一下,也跟一些濁團作品比較。

台獨是濁團主要的立場之一,早期濁團專輯有一首「台灣獨立進行曲」,白米炸彈也有一首「台獨人士」,有趣的是,台獨人士這首歌主要是批評一些有錢、開著大賓士的台獨人士以台獨的大旗掩蓋其私底下骯髒的行為;壞事幹盡,卻說都是為了台獨,骨子裡其實根本是法西斯「他們打人的時候,旁邊有台大的老師;他們罵人的時候,旁邊有教會的牧師;做愛的時候,請來廟裡的道士」。這樣的設定其實早出現在牛年春天吶喊裡面現場專輯「借問」一曲的口白「一郎,堂堂台西中醫診所醫生,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博士,台獨運動的先鋒,竟然,竟然,偷穿查某人的內褲」。左派在唱這首歌之前還特別換上他台大游泳隊的校服。

「給我一個針頭(左派沒有提到歌名)」我一開始一直以為是給我一個枕頭幹嘛的,後來直到左派把麥克風線纏在手上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原來要講的是用藥。其中的一段口白大概是跟前一陣子大炳用藥有關,我想主要是批評社會把用藥妖魔化,另外,明明是個人的選擇,卻還要特別對社會道歉。有趣的是濁團新專輯「藍寶石」也有一首迷幻山崗是講用藥的,不過卻以隱諱的方式寫詞,整首歌充滿青春的味道。

「白米炸彈」同名歌曲由於已經在youtube釋出片段,當左派說出歌名時現場一陣振奮。主要是說企業家要工人共體時艱大家去放假,可是他們口袋裡面還是滿滿的,我們的政府只會照顧那些商人,工人家裡只剩下白米一袋,只好拿當地下道假裝是炸彈:「銀行家的富貴手他伸進你的口袋,政治家的大舌頭他伸進你的腦袋,經濟學家的大飯店他開到你的海岸,工人把白米拿來當作他的炸彈」。這種為弱勢發聲是濁團一直以來的主張,只是在藍寶石內轉變為溫馨風格,少了點憤怒,多的是表達勞工、農民朋友的樂天,認為努力就有機會,如「出頭有機會」、「晚安台灣」等歌。總之這首白米炸彈確實的切中在場觀眾的期待,大家想看的就是這味,最後大家一起大喊白米炸彈的時候相當的過癮!!果然個個都是憤怒青年。

總之這場表演非常之精彩,相信來看得人或多或少都有得到他們所期待的。很多人跟我一樣可能是想看到早期的濁團,我想連白團的其他團員也有意識到(貝斯手一開始還擔心大家會丟垃圾,不過我知道在場的農友很清楚這不是濁水溪,有小柯的才是濁水溪,科科)。這個團與其叫白米炸彈,目前比較像是左派跟他的團,希望未來能夠擦出更多的火花,因為我們已經有一個上太空的濁水溪公社了。

2 意見:

琮博 提到...

不好意思,是否可引用此文
此篇介紹寫的非常趣味

個人對左派的復出相當震驚也格外關注

潔膚症 提到...

請阿 還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