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7日

交大操場的一點觀察

根據我近三年來在交大操場三進三出的經驗(註一),交大操場出沒人士歸納如下(再次強調以下觀點樣本可能不足)。

首先最大宗的是熱血足球青年。從傍晚就在操場出現,直到晚間十一點左右探照燈熄滅為止才逐漸散去。除了操場中央外「全場」外,兩邊還各自有五對五的比賽;再加上場邊熱身、練球的,少說有五、六十人。熱血足球青年不分海內外,除了操粵語的港澳人士外,還有外型(或國籍)讓你看起來就覺得很厲害的拉丁球員(或者是看似歐文或亨利歐裔非裔人士)。更有甚者,昨天我第一次看到有一女球員混雜在男性隊伍中,讓我好生佩服。

再者是一些專業級跑者。他們的特點是穿著長跑用小短褲並配上頭帶或腕帶等。有時候會看到他們相互打招呼,他們出沒時間固定,連三進三出的我都可以認出這些熟面孔。此類人有男有女,可大致分為兩個年齡層。比較年輕的看起來像是田徑隊的。除了看他們在長跑外,有時也可以看到他們在直線跑道來回衝刺。年紀較長的多為男性,看似中壯年,也許已經四、五十有餘了,他們的小腿通常都十分粗壯。多數我到操場時,正好看這些專業人士揮汗如雨的樣子,可估計他們已經跑了不少圈了;之後我熱完身,跑完我覺得夠了的圈數後(通常不太多),竟發現他們仍然以相同的速率持續地揮汗如雨。有時我跑在步時,發現他們在收操後作些無氧肌力運動(如伏地挺身、仰臥起坐)(而且是狂作),待我好整以暇地跑完步(通常沒多久)收完操,轉頭一看又發現他們仍持續與地心引力對抗中(又是以同等速率)。

第三類人士為年輕女性,其中綁馬尾者不為少數,而且我發現此類人士零星但數量還不少。她們會在微涼,或者已經是稍熱的天氣穿著長褲與(套頭)厚重長袖衣物,以「埋頭苦幹」的方式跑步。有時她們會帶上耳機,或(沒耳機的人)以其他方式與外界隔絕。她們以「不大正確的(或者說是較無效率的)」跑步姿勢跑步,但卻又不失運動本質。此類人士我估計她們若不是要讓自己變得更美更棒,大概就是實行有計畫的運動(也許配合論文寫作或為了準備某場考試)。有時候她們不是跑步,而是以快走的方式前進,但仍保持揮汗如雨的狀態;此外她們毅力與專注能力驚人,運動的時間往往比我還長的多(這點並不難)。此類人士(somehow)頗符合我心目中「一女中」型的stereotype(註二)。

第四類人士是「器物組合(原諒我使用考古學用語)」(註三)。為一男一女(當然同時間可能會有多對同時出現),他們有時著體育服裝,有時著牛仔褲;若為後者,可能是進行「非計畫性運動」。此類人(我估計)若非情人,大概便是處於曖昧關係的男女,如果是前謂非計畫運動,大概是臨時起義到操場運動,並且很可能同時間做好「以後都要一起運動的許諾」(也許幾天後便改成去約會,因為比較有效率)。他們往往在虛應(故事)地暖身後,草草地併排跑個數圈,便開始綿綿無絕期地在操場一圈又一圈的漫步。看他們在探照燈下的身影忽遠忽近,煞是有趣。(當然也有同性朋友以此等模式走路聊天,但過於無趣而不談)

最後一類是較難以分類的一群,他們一般著非專業的運動服與運動鞋(籃球鞋、滑版鞋、走路鞋等)。其中部份人看起來像是是練家子,幾乎以衝刺的方式一圈又一圈地跑,然其腳步看似輕盈卻不省力。我估計這些人可能平時應常作球類運動,但較難判斷其是否有固定跑步習慣。其他形形色色的人較無可供辨別的因素,尤其(我假設)他們每天換穿不同的運動服裝,且運動時間不定,更增加辨別的難度。我也屬於這群人,我們來來去去的,大概可以算是此場域的龍套型人物吧。



(本觀察也包括我在「國北師」操場的經驗;不過那邊少了熱血足球青年,但因為其位處住宅區,則加增了五十歲左右「散步型」運動成員。)

註一:所謂的三進三出是指某段時間(總共三次吧)我會持續在晚間於該操場跑步,持續時間曾多達月餘,後便因「某些正當理由(例如腰受傷、沒日沒夜的趕proposal、出田野等)」而停滯。

註二:所謂的(我心目中)「一女中」型出處如下。我國中補習班老師曾說:「通常考上北一女的人,當她們看到北聯歷史、地理或三民主義的某個考題,自然會想起答案是在那一年的那一冊(包括封面)的左頁或是右頁,並且還記得畫上的熒光筆是橘色黃色或藍色。(當然她們的課本都被翻爛了)」;我就知道我考不上北一女了(跟性別無關)。

註三:器物組合簡單來說是指某一種標本通常會與另一種標本伴隨出土,有時會假設其有關聯性(請指正)。

9 意見:

Penguin 提到...

好分析!

真不愧觀察力佳呀 ! ^^

潔膚症 提到...

哈哈哈
只能說我跑步都不專心而已

對了企鵝兄是不是博士班(如沒猜錯)課業繁重,
最近文章比較少了些。

匿名 提到...

很羨慕啊!在這裡操場很稀有啊,也很難看到有人在市區的大學校園跑步(根本沒校園),要看到跑成一團的景象,要去公園...而且公園是純跑步,要踢足球,得去比較專業的運動場...至於棒球這東西這裡是不存在的吧...

muller(沒註冊只好留名)

潔膚症 提到...

身份選擇其他就可以留名字
吼,第一次聽到有人住在巴黎還抱怨的。
如果有伴再公園裡面踢足球應該也不錯吧

Penguin 提到...

是呀,搞得雞毛鴨血的。

我氣管不太好,實在沒法進行跑步這種運動,以前當兵時跑三千,是跑得完,但是快縮缸了(進氣量不足)。

現在最常的「運動」大概就是去跟鳥混了。

對了,前陣子台中那塊地挖出了鳥骨頭,鑑定後,是麻雀耶。你以前有挖過非人類的嗎?

我現在反而對非本行的事開始好奇了起來。唉?

jeff 提到...

台中那邊我有一段時間在那兒工作。
除了人骨之外,也有蠻多獸骨的(可惜我不會認)。

你說的麻雀骨頭,應該不是挖掘的時候發現的(因為太小了)。應該是將棄置的廢土篩洗時找到的,而且可能只是小小一截細長的骨頭。之後送到科博館裡面,鳥類專家辨識出來的吧!
哈哈

Penguin 提到...

下次來台中晃,可以找我。^^

我就是玩鳥的,所以那天聽他們提起,害我很想去現場看。

看看以前的麻雀跟現在差多少。

不過還是沒玩到 ?

小吵 提到...

很有趣
我喜灣這篇文章

潔膚症 提到...

多謝
我也蠻喜歡這篇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