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6日

尷尬的場域

當你是某個學術科目的最低階員工,也就是「研究生」時,
常常會碰到這樣的尷尬場面,至少我常碰到。

身為一個不在系譜關係中的研究生,
參加考古學研討會,往往是令人尷尬的。

這樣的會議,除了遠到的客人之外,來的大概都是這行的考古學家,或是出身正宗門派的大小研究生們。
身為一個「日月神教」二等兵階級的研究生,你頂多跟與會的學者(多半有上過他的課,或聽過他演講)點頭打招呼?

在沒有同門師兄弟姊妹共同參加的情況下,休息的時候去取茶水時,便會顯得特別的突兀,傻傻地在原地罰站,
你想去跟那些跟你階級差不多的同行打打招呼,好撐過休息的時間,
卻又發現這些點頭之交,似乎多有個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在侍,並且熱切談話中(你回來做田野嗎?原來寫完論文回來休假喔?),
你勉強去點個頭,他便好心你介紹,結果勒?
你又多了一個點頭之交,但壞消息是,你的位階還不到跟他們交換名片的等級,

於是,你便要擔心下次在這樣的場合見面時,到底要不要裝作沒看到他,
因為不幸的,你認人的功力很強(雖然記名字的能力很差),但別人卻不一定認得你。

1 意見:

考古學 提到...

研究生並不是這個領域的最低階,我是從更低階的"工人"開始幹起的台灣考古學參與者,也不屬於任何一個系譜名門,壓根就不是台大人類系的畢業生,我也與您相同沒有同源前輩相挺,一開始怪寂寞的,後來我把這些都放一邊,醉心在台灣各地田野,瘋狂蒐集各路報告;這種感覺很爽,就算沒錢也要死賴著去的事情不知幹了多少回。
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是屬於哪個系譜?我只知道我的努力獲得指導我的老師肯定,但未來不知會如何?
我也與您有相同的尷尬經驗,到現在我還是很討厭、極厭惡考古學的廟會,天兵天將、各路鬼神都會到齊。我只希望未來能安安靜靜的發表我的研究。享受考古帶給我的樂趣與生命得以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