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20日

咖啡為必要之惡

在美國修考古田野的時候,負責處理營地雜事的值日生,早上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煮咖啡。

對部份的美國人同學來說,咖啡對他們來說,已經到了成癮的地步,早上沒喝到咖啡,會一整天提不起勁來。更有甚者,一起床就直奔炊事帳,嘴裡碎碎念:coffee~coffee,彷彿咖啡是他起床三件事裡最重要的一件。台灣這樣的人也不少,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到星巴克去報到,不知道是不是受了美國電影還是影集的影響(或者皆無),在咖啡店排隊跟看報紙一樣都成了每日儀式。

身為一個tea person(仿dog person/cat person的用法),我對咖啡實在是產生不出啥興趣;身旁不乏煮咖啡的專家,大學同學是咖啡社的社長,每當他們在學校擺抬宣傳時,身為好同學的我,每學期的那一週都會去給他贊助支持一下,但他問我要喝什麼,我都叫他煮甜一點,最好是有加糖霜、碎巧克力、或者是奶油那種花俏型的;完全忽略他拿繁複又具技巧煮咖啡工夫(我在旁邊看過幾次,過程十分繁複,有時又要以香味決定開關火的timing,相信在學妹面前十分的實用;又我每次到他們社辦去,都覺得他們根本就是聯誼社)。

當兵的時候,一個比我年長的學弟也是咖啡專家(他也身兼爵士樂、模型專家,而我個人對模型比較有興趣),他曾經認真思考退伍後要開咖啡廳。他每次要煮高級咖啡的時候,總會好意地問我這個學長要不要喝。我每次都不好拒絕,而且為了要尊重他身為「咖啡達人」的專業,常常硬者頭皮跟他一起喝咖啡不加糖。可是我常常拖到咖啡都冷掉了,變得又苦又難喝,只好在離開前給他一口乾掉,有點像是在喝感冒藥水。又或者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加糖。

但是這樣的我,三不過時還是會去買咖啡來喝。由於又回到學生生活,日子常常是日夜顛倒,可惜現在的情況已不容我睡到自然醒。因此,常常在上課前、熬夜前、還有開車前(某種程度的睡前三件事)會去買咖啡來喝。於是乎咖啡對我來說,便成為了「必要之惡」。也不知道是心裡作用還是真的有用,每當我喝下電視上大打周公廣告,強調「特濃」雙倍咖啡因品牌的咖啡後,我總是能夠精神百倍的面對接下來熬夜的痛苦;原來,我享受的不是咖啡作為「美飲」,加糖和奶精與否,或者是用什麼貓大便(?)作成的高級豆子對我來說已無差別;咖啡因夠不夠我「使用」才是重點所在。(各位coffee person請原諒我這個俗人)

本文寫作於到樓下丹提咖啡採買完卡布奇諾之後,統計期末考之前;故為初稿,請勿任意引用。

3 意見:

企鵝 提到...

咖啡真的不錯呀!

如果你要提神,或許可以試試冰滴,可以讓你醒一整天都不打哈欠 ^^

潔膚症 提到...

鵝兄:
什麼是冰滴?

企鵝 提到...

冰滴乃咖啡因萃取之極致也! :D

它的構造很簡單,分成上中下層,分別為水 --> 咖啡粉 --> 杯子

生產速度很慢,因為它是用滴的。以二十滴 1cc 來計算,滴好一壺四百八十cc 要花費很久時間。由於是用冷水滴,所以它的風味與其它咖啡大不相同。相對的,以反應速率來看,它萃取出來的咖啡因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有機會弄一杯來喝喝,或者來台中我請你喝一杯。 我會故意沒看到你加糖的 。 ^^